注冊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英專家:能源價格暴跌影響俄羅斯穩定局麵
瀏覽數:160

   隨著布倫特原油價格再次跌至每桶50美元,天然氣價格不斷下跌以及在歐洲能源市場中的份額下降,俄羅斯經濟深陷真正的麻煩。形勢很危險,因為這些問題不可能輕易得到解決。風險在於,這些經濟問題可能在俄羅斯及周邊國家引發政治不穩定。

    希望理解俄羅斯現狀的曆史背景的人,應該閱讀《躁動的帝國》(Restless Empire),這本***近出版的書圍繞一係列地圖展開,將讀者帶回公元前5000年前後斯拉夫人出現的那段時期。由伊恩?巴恩斯(Ian Barnes)編輯——遺憾的是,巴恩斯在該書出版前去世——的該書版麵設計精美,而且沒有俄羅斯曆史著作常見的偏見言論。書中的地圖堪稱精美設計用於呈現複雜數據的典範。我隻希望有更多的地圖,尤其是展現俄羅斯能源生產和貿易的地圖——能源生產和貿易主導著現代俄羅斯經濟。

    正是這種主導地位導致了俄羅斯當前的問題。簡單說來有如下幾個事實:

    能源是俄羅斯經濟中較大的單一領域,占到今年國內生產總值(GDP)的四分之一,低於兩年前的三分之一。

    能源出口占俄羅斯貿易的大約68%。

    來自石油和天然氣的財政收入支撐著俄羅斯政府一半的官方預算,以及支撐該國權力結構的未經統計、但規模可觀的非官方資金。

    預計俄羅斯經濟今年將因油價下跌而萎縮3.5%,其中石油出口收入減少950億美元。

    對俄羅斯來說,迫在眉睫的問題不是西方製裁或者烏克蘭的持續衝突。問題是在經濟領域。在弗拉基米爾?普京(Vladimir Putin)以總統和總理身份主政15年期間的大部分時期,能源價格強勁,石油和天然氣產量不斷增長。由此獲得的豐厚收入讓克裏姆林宮能夠讓大多數人滿意——商人、軍人、莫斯科和聖彼得堡的中產階級,乃至大部分普通民眾。但太陽不會永遠照耀。俄羅斯幾乎沒有做任何事情準備應對當前的經濟低迷。俄羅斯經濟一直沒有多元化。盡管該國擁有儲備基金,可為財政收入下降提供一些緩衝,但其規模不大,如果當前價格持續的話,儲備基金的資金很快就會耗盡。

    英國《金融時報》***近報道,俄羅斯天然氣工業股份公司(Gazprom)今年的天然氣產量將是蘇聯解體以來較低的。“該公司的市場份額不斷下降,俄羅斯聯邦儲蓄銀行(Sberbank)的分析師預計,今年該公司營收將同比下降近30%”。

    液化天然氣(LNG)貿易量增加所推動的天然氣之間的競爭,打破了天然氣與石油價格之間的傳統聯係,並且正在改變此前被俄羅斯方麵認為理所當然的市場結構。在多年與歐洲公用事業企業愜意地相互依存之後,Gazprom的貿易活動遭遇了布魯塞爾反壟斷機構的持續嚴查。

    石油方麵的形勢也不好。俄羅斯原油出口量大約為600萬桶/日,但現在每桶帶來的財政收入僅為兩年前的40%。繼今年春季小幅反彈之後,全球油價重新下跌至50美元/桶。伊朗重返國際社會,中國經濟放緩——***近世界各地的政治和經濟動態都沒有帶來油價會很快上漲的前景。供應顯著超過需求。美國能源情報署(US Energy Information Administration)的數據顯示,原油庫存在2015年上半年增加220萬桶/日,並預計在下半年再增加120萬桶/日。這些官方庫存數據可能還沒有算上生產企業和一些進口國實際持有的原油。市場已經飽和。

    俄羅斯因烏克蘭事件而遭受製裁和孤立,這可能不是該國麵臨問題的直接原因,但它們加劇了更長期的困難。要保持產量水平,俄羅斯需要替換很大一部分目前在開采的儲量,推動國內石油和天然氣行業拓展進入新的地區。外國石油公司為了保護自己現有的資產基礎和當前現金流,可能樂於與Gazprom和俄羅斯石油公司(Rosneft)簽署新的長期“聯盟”,但它們不會在俄羅斯依然遭受製裁之際倉促投入新的資金。

    與此同時,出於對俄羅斯經濟未來的擔憂,資本大量出逃。在過去10年發財的很多人擔心,普京在困難時期可能為了維持政權運轉而沒收資產。據一些人估計,始於2013年11月的烏克蘭危機的新階段的資本外逃總額,到今年底可能達到3000億美元。一些有形資產不可能轉移,但現金以及其他形式的財富肯定可以轉移。對倫敦房地產經紀商來說,眼下的“財神”就是弗拉基米爾?普京。

    局勢相當危險,因為俄羅斯政府的選擇非常有限。塑造石油和天然氣市場的力量超出了普京或其他任何人的控製能力。下行周期可能會延續多年。烏克蘭衝突是一個可以被移除的障礙,但即便這場衝突得到完全而友好的解決,也不會讓Gazprom恢複其在西歐的市場份額。從東西伯利亞向中國和其他國家銷售天然氣的協議合乎邏輯,但10年內不會盈利。

    真正的風險在於,經濟不滿將迫使俄羅斯現政府或其替代者采取更為強硬的政治立場。就像巴恩斯書中的地圖所表明的,俄羅斯在其曆史上的大部分時期總是在與某個鄰國發生衝突。就像昔日的無數場合一樣,戰爭可能引發民族主義熱情,分散人們對嚴酷經濟現實的關注。從許多方麵來說,俄羅斯在過去25年間相對穩定。但沒有人能保證這種局麵將會持續。普京將會清晰地記得,上世紀80年代末蘇聯解體的一大原因是能源價格暴跌。如果說有什麽不同,那就是現在的俄羅斯比那時更弱。的確,正如多米尼克?利芬(Dominic Lieven)在巴恩斯著作的精彩前言中所寫的:“俄羅斯現在比過去300年期間的幾乎任何時候都要弱。”